这里于胜 无脑巴西女孩。我爱马儿。

【胜出】Hungry game(1)

※饥饿游戏pa
※角色死亡预警

——————————————————————

  茫然。

 
“第一位,绿谷出久。”台上浓妆艳抹的女人用涂满鲜红的指甲轻轻捻着名单。
 

  闷热。

  “绿谷出久?快上来。”那女人用甜腻的嗓音重复了一遍,他完全确定分明是在叫他。周遭的人有的或惊叹,或松气。但仍然保持着高度紧张。
 

这次的第一个在祭品挑选的是他。


  “不!”绿谷引子跪坐在地,用手掩面抽泣起来,绿谷出久对她笑笑,拥抱着她。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妈妈。”
 

  他轻轻松开她,转身,向台上走去。人群为他让开一条道,在他走过时抚摸他的肩。

  他坚定地走上台,面对着台下的大家,果然还是有点踉跄。


  “来,来我的右边,绿谷出久。”女人用娇嫩的手扶着他的肩,把他轻推到右边。“让我们欢迎第一位勇士。”她自顾自地鼓起掌,但并没有人响应。


  “好,那么是第二位。”她把手伸进装满名单的另一个玻璃圆缸,再次迅速地,抽取了一张名单。


  “第二位,爆豪胜己。”


    爆……他正出着神,突然猛的一怔。


  “爆豪胜己。”


  什么?小胜!


  台下几乎所有人都长吁了一口气,他一眼就看到那金灿的头发,反着光。

  “爆豪胜己?爆豪胜己?快上来。”女人又重复了两遍,有些心急的四处张望。人群里有人推搡了爆豪几下。绿谷下意识地闭上眼。

  “老子去你们妈的!”

  爆豪胜己一拳打在刚才推他的人,人群外的防卫队上膛了枪支,对准了爆豪胜己。

  光己拉开爆豪胜己,从背后抱住他。

  爆豪胜己起身,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掰开爆豪光己的手。

  他附身在光己的耳边说了什么,爆豪光己不住点头,泣不成声。他皱眉,迈步上台。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本次饥饿游戏的勇士!各位,向他们致敬。”

  女人说完,分别向他们微微鞠躬。涂着斩蓝色口红的嘴唇向上轻翘,绿谷出久只觉得刺眼,他低头看着自己平时因劳动而布满伤痕的手,恍惚间快要倒下。


  他扭头看爆豪胜己,却发现爆豪胜己血红色的眼睛一直就出神一般盯着他。还是和平常一样的凶相,但是绿谷出久可以感觉出来。

  他迷茫了。

  “好了,我们进去吧。”女人扭着细腰把手抵在他们后背脊梁上,背后是这个破落小镇中唯一不符合的高大建筑。爆豪胜己收回目光,他也回过头,打量着这个建筑好似新漆一般的木门。

  木门向内开出一条缝,他回头望着绿谷引子,走了进去。


 

   “好,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来,我们先互相了解一下。”女人把他们邀进一个房间。四处都是大理石铺垫的摆设。绿谷出久在室内环视一圈,惊叹流露出眼眶。村的人,怕是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些东西吧。他在心里为这些画下记号,可是,见到了又如何?我都可能马上要死了……绿谷出久又埋下头。他还拘谨的站着,但没想到爆豪也是站着,神情有些猜测。不愧是小胜呢,在看到这些想到的仍然是安全啊。可是看我…已经沉迷其中了。



  “爆豪和绿谷?先坐下吧”女人冲他们微微一笑,翘起二郎腿,双手轻轻搭在一起。“我先介绍一下,我是本次饥饿游戏负责带着你们两人的指导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同我聊聊。我们一会儿就要上火车了。如果想问关于饥饿游戏的事,现在还不急,我们现在就先说说,我们互相吧。爆豪君,绿谷君,你们认识吗?”


  很聪明的女人。


  “认识。”绿谷出久点点头,大眼睛下细碎的雀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他们可不仅是认识,何止只是认识。他没有多说,飞快扫了一眼爆豪。

 

“噢?认识啊?那是熟人了?”女人看了看他们,“别这么紧张,绿谷君。还有爆豪君,我是没有敌意的。噢噢,你们多大了?看起来还没有成年?”

 

“啊…15岁。”绿谷回答。

 

“我们多久走。”爆豪胜己开口打断对话。

 

“应该过不了多久了。”

 

 “那老子可以暂时,不待在这吗。”爆豪胜己把手插进裤兜,微微抬起下颚。绿谷出久清楚的感应到他的嫌恶态度。他缩了缩身子。

  “哦,噢。可以。”女人很清楚的感应到爆豪的情绪。随后爆豪很快地走出房间。


  待到爆豪出去后,女人愣了一会儿:“抱歉,没看出来你们关系不是很好。”

  “没关系,我们这样很久了。”

 

“嗯。”女人点点头,看看手腕的表,然后又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对绿谷说:

 

“过一会儿就要发车了,这是我们的专列。不过,现在我们得给你们先换身体面的衣服。我们把爆豪君叫过来吧,噢,你们现在这身衣服真是太……等到了总会场我们会再请专业人士给你们挑选有着村子特点的服装的。”她从沙发上起来,吩咐了一下身边站着的护卫,然后扶着绿谷的肩,向另一边走去。

 

  
 
  “真是没想到……”
 

女人不断用赞许的目光投向绿谷和爆豪。他们两个都换上了女人为他们挑选的“暂时性”的服饰。“你们两个的身材这么好……真是没想到……”


  绿谷出久礼节性回应了一下。眼睛却瞟了一下自己在出门前绿谷引子精心为他准备的最体面的衣服————虽然被这个女人批判的毫无余地。他还是有些伤心的。毕竟那是妈妈为他选的,他最好的衣服。


  简简单单一件衬衫,袖口有一些花鸟的图案,收腰。

  不过绿谷并不是很高,和爆豪比起来,他就是一个小团子。

 

  再看爆豪,黑背心,外面套着一件红衬衫,背后的衬衫中间有一条白色的线一直环到前胸。绿谷休息到,爆豪胜己的左耳还有一枚耳钉。


  “果然很适合你啊,爆豪君。”女人不住点头。确实,爆豪胜己的身材高挑,还有很流畅的肌肉,人也长的真的是很帅。

 

  爆豪嗯一声,看的出来,他不是很想搭理她。

 

  “就这样吧,我们上车吧。”她冲他们眨眨眼,“列车才是真正的享受,车上的美食你们可以尽情享用,然后,”女人推开门,“你们真正重要的人物,负责指导你们的前几届饥饿游戏赢家,会在车上为你们解答一切问题,当然大多数问题我都是知道的,但是生存的关键嘛,还得问他了。”

  相泽消太抓着蓬乱的黑发,抬眼瞟了一下,神情十分不耐烦。

  “这是相泽君,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女人在车厢口对绿谷说,退到了另一节车厢。

  绿谷出久答应着。

  他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黑色卫衣,袖口已经有些磨损了。明明整体性给人的感觉是邋遢,可他却围着一条十分干净的白色围巾。

  总之先交流试试吧。

  “相泽先生,我是绿谷出久,这是爆豪胜己。”绿谷小心翼翼地冲相泽消太展颜一笑,“我们是这一届饥饿游戏祭……选手。”

 

  他注意着相泽消太的反应,但是对方看起来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缩着身子,甚至还打了个哈欠。

 

  “……相泽先生?我们……想要向您请教一点问题。”

  “关于饥饿游戏的问题,请问您能传授我们一点经验吗……?”

  “相泽先生?相泽先生?您听见了吗?没有听见我再重复一遍?”


  绿谷出久的样子很是谦逊了,他站在相泽面前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而爆豪胜己并没有如他一般。他一进来就在火车窗边坐下了,也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

 

 

  “别再问我了小鬼,我只是来混吃混喝的。”

  相泽消太抬了抬眼皮,虽然他啰啰嗦嗦有点烦,但这个孩子很有礼貌,不过从他的表现来看,可能有点自卑和不确定。而另外一个,应该是懂道的。

 

  所以先试探试探底再说。

 

 
“别再指望我能告诉你们什么。”

 

  绿谷出久啊了一声,他有些急了,额头上布了些细密的汗珠,绿色的发丝贴在皮肤上。

 

  “抱歉相泽先生……虽然您可能不太想说些什么……可是您好歹也是前几届饥饿游戏的冠军……”

    “我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啊,运气好。”

  绿谷出久锲而不舍,无论相泽堵他什么话,还是一句一句劝着。他们对话僵持了很久,也是毫无进展。

  “饥饿游戏似乎并不是只考运气好就能获胜吧……相泽先生您一定还是有一定的技巧……”

 

  “那还真是遗憾,完全没有。”

 
  “就算这样您既然参赛,也会有经验吧……请问您能否给我们讲讲您的经验,比如注意事项什么的?”

  “没有,没有。什么都要注意,什么都可以不注意。”

  爆豪胜己转过头,打量着相泽消太看似嫌弃无比的眼睛。

 

  有光。
 

  ——————————◤◤◤———————————

  胜出的饥饿游戏pa啊!
在看电影的时候就很喜欢了……饥饿游戏出了很久了,但是我是前段时间才把电影看完的呢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原著或者电影!比心♡

评论(6)
热度(13)

© 于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