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于胜 主胜出/我鸣/昊翔/虫绿/crissi

无脑咔吹,胜厨
欧美/绿茵同人
十四同人/
以上

【胜出】black mask

*翻译下来就是黑口罩

*其实是我冷了

———————————————————————————

    虽然说绿谷出久每天都努力锻炼,可他的抵抗细胞还是抵挡不住由全球变暖引发的热潮冷风抨击下各种莫名其妙的超级细菌。所以他感冒了。



  打着喷嚏抹着鼻涕的绿谷出久从床上爬起来,把这一切归结于自己的锻炼不够,一定要加强体格训练。然后
伸手把御寒装备全部抓过来,裹得严严实实。

  


  最后在他戴上口罩的时候不禁微微叹气,他仍然无法做到像自己的幼驯染那样,校服外套+白衬衫+黑背心。再冷也是这长久不变的三件套,实在冷变态了也不加衣服,顶多把那条米白的围巾挂上,而且是爆豪太太强制给塞上去的那种。



  赶工而成的身材果然是敌不过从小练就的肌肉啊。他嘟着嘴含糊不清的吐槽。



  勾上鞋后绿谷太太在身后嘱咐他路上小心,末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了一句:



  “还是把感冒药带上吧。”



  他摆摆手刚笑着说不用,回过头就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喷嚏。




  绿谷太太担忧的看了他好一会儿。



  最终他还是在这母爱的目光中败下阵来,把感冒药在包里放好,敷衍的回答着绿谷太太的叮嘱。出门时小跑了两三步,寒风一下刮过了他每一寸头皮,冷得他又打了一个哆嗦,但还是拖着飘忽的步子朝前走着。




  走了没多久他就感到了久违的疲倦。绿谷出久握着拳发誓绝对不要再感冒了,这点小病就感染上了还怎么追逐那遥不可及的幼驯染坚毅的道路,就听见初晨时朦胧的前方响起清晰的人声。




  “胜己!我让你把药倒是带上!”



  “死老太婆!我怎么可能会带这种东西!!”



  他看清了,前方爆豪太太一手抓着一个小包杀到街道中间,她面前是嫌弃甩手插兜的爆豪胜己。




  敏锐如爆豪胜己,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有人在看,在鄙弃爆豪太太的同时还回头看了一眼。



  但是这一看就把他怔住了,凶横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惊愕。爆豪太太也注意到了自己儿子的注意力转移,便也自然的扭头。



  这下绿谷出久是真的头皮发麻了,这种尴尬的时刻。爆豪太太倒是大方展颜一笑,完全忽视了一旁沉默脸臭的爆豪胜己。

  

“呀,是小久啊。”爆豪家观言察色的基因是遗传,爆豪太太很好的感知到了粽子绿谷半张脸下的不自然,打过招呼后暗自推搡了自己不听话的儿子几下,意思是你学学人家。之后很快的就进屋去了。



  虽说绿谷出久很理解爆豪太太给他和爆豪双方面子的心,但他也清楚爆豪太太绝对不知道他俩独处时更微妙的。



  爆豪胜己没理他,独自抬脚向前走。他也埋下头,急匆匆又放慢脚步和他保持着距离。



   他注视着自己的鞋尖出神。前方提着胸膛直面寒风的人背影是如此不羁,那都是他向往的。心间不禁一热,也挺直了身板,却瞅眼见对方耳根上有两条黑色带子,像是......



  口罩。

 

 他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爆豪胜己因为他这诡异的笑顿了足,转身瞪他。



  但这一转身使他笑的更欢了,上气不接下气,口罩笑歪围巾笑掉,还抽着打了几个嗝。狼狈的很,但他还是要笑。



  因为这一转,他就很直接的看见爆豪挂着口罩。



  “废久,你笑什么?!”爆豪有些恼怒。



  爆豪这一问让绿谷又再次哈哈哈的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爆豪伸腿要走,绿谷抓着他的衣角磕磕巴巴地说:



 
 “小胜,你也感冒了?”


    他更加确信爆豪也感冒了。虽然爆豪胜己有刻意掩饰,但他还是微微捕捉到了轻微的鼻音。



  看来再强的体魄也不是不会生病的嘛。绿谷出久莫名有一点点小骄傲。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骄傲的。




  不过这时候的爆豪看起来很不友善。不妙,他想,自己好像戳到了小胜的底线。




  “啊......啊啊.....小胜,我的意思是......”意识到这点,他有些慌张。




    晚了。

  

  爆豪胜己一步步朝他逼近,虽说口罩遮挡了他大部分面部,但是绿谷仍然能凭他紧皱的眉分辨出他此刻表情有多狰狞。特别是在面对他的时候,爆豪会格外暴躁,他都是知道的。




  糟了,大意了。



  爆豪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小臂的袖口下影约可见青筋。6厘米的身高差让绿谷不得不踮起脚尖。绿谷的头脑却突然乱麻,按理说在这种快要挨打的时刻他应该冷静想对策的才是。但解释的话却堵在喉咙里。

  


  他们靠太近了。



  这距离太危险,他的心砰砰直跳,呼吸有些不顺,他把这归结于感冒。但这时绿谷却十分感谢自己脸上的口罩,他完全想象的出来自己脸有多红。如果不是口罩,他现在脸上的光景被小胜看到,肯定会想歪吧。



  爆豪瞪着他,他也回敬,可不能输在这里。这窘迫的对视持续了不知多久,爆豪松开手掌。



  这下他终于站稳了,恢复呼吸后他咳嗽了几声,又开口道:“小胜!”



  可突然间他就被按过头,十分粗暴的。蓬在口边的口罩布料一下贴上了双唇,带着一点点温热,一点点。

  


  很快的他又被再次放开了,因为冲击太大,他只存留着牙龈的痛楚,也分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看见爆豪的发梢格外好看。



  这隔着两张口罩的硬按算不算个吻,他们都不知道。










 ———————————————————————————————————————

   终于!

  码的不多将就看吧emmmmm肝疼。

爱胜出每一天。比heart。

然后奇怪的标题。

  

  

评论
热度(22)

© 于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