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于胜 主胜出/我鸣/昊翔/虫绿/crissi

无脑咔吹,胜厨
欧美/绿茵同人
十四同人/
以上

【赛江】破镜也没能重圆

※关于阿里木江和他的小秘密

——————————————————————————

01.

  阿里木江很讨厌玉赛因,这我们都知道。

  可是阿里木江没那么讨厌玉赛因,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而阿里木江喜欢玉赛因,除了阿里木江家那条狗也就没人知道了。

02.

  十五岁的球队少年们慢慢长大,胆子也一个比一个壮了起来。每天深夜踢夜场球然后就一起撸串,还叫啤酒。

  正值青春期的格外放肆,学着大人几杯几杯的灌,也就放开了。

  阿里木江握着玻璃杯一言不发,赤红耳面的一个队员重重敲着桌子,用着家乡维语大喊着阿里木江你装什么装。

  你明明没那么厌恶玉赛因你为什么装。

   阿里木江没说话,他抿着酒杯边缘,看着少年们一个一个哼哼唧唧倒下睡觉。

  他才仰着被酒熏红的脸嘟囔。

  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我喜欢他。

03.

  梦里他沉在大海里漂浮,一动不动,海水浸泡着他的身体。等他醒时头痛欲炸,恍惚记起那个梦,一片深蓝。他把这个诡异的梦归结于去年李谦非要扯着他去看电影,场景很像《大鱼海棠》。

  阿里木江刚窸窸窣窣地穿好上衣,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杀了过来。李谦操着一口京味儿怒不可交。

  “小逼崽子皮实了是吧,成年了吗还喝酒!”

  他不想回答李谦的问题,这时候帕尔哈提也追着跑来,拍着李谦的肩笑着和他说算了算了,阿里木江算是长大成男人了。

  “好啊!到时候他家长打电话我问你阿里木江最近怎么样了你说他可棒了都成男人了!未成年就喝酒呢!!”

  帕尔哈提也不恼,一本正经和他开着玩笑:“我们新疆的男人。”

  阿里木江一直寄住在帕尔哈提家,原因是父母都有在外打工。留他一人在新疆的广阔土地,帕尔哈提心疼他,小学就接他回来住,现在他也要上高中了。

  李谦气的爆粗口,说着是昨天他和帕尔哈提跑遍了整个城一家一家问,终于找到几个喝醉的兔崽子又一家一家打电话,最后把阿里木江给抗回来的。

  “下次再敢喝酒,老子打断你腿!!”

  对于李谦这个突然袭来的监护人,过了这么久他也习惯了,懂得怎么和他插科打诨才能蒙混过关,而李谦说的大部分话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忙说是是是,踩着拖鞋才放下二五八万的脸冲进卫生间。

 
 
  04.

  初中毕业的告别让整个班级洋洋洒洒,阿里木江实在没什么留念的,他觉得算摆脱。

  他想起小学毕业时班长忸怩着和他告白的情形,按理说他对这个马尾眼镜小萝莉有好感,但是仅仅只泛于为他晚交几分钟作业。

  他想起他在机场一言不发,看着玉赛因的航班消失在天边。

  玉赛因又走了。

  而他,没有告别。

  05.

  初中毕业后各奔东西,玉赛因要回城里读高中,而他这个野孩子一年还没怎么见过双亲。

  玉赛因白净,有礼貌,善解人意,流露出几分城中气息,和他从小就埋在沙漠的孩子不一样。

  他忘记了夏天的课后空旷教室里他和玉赛因说了什么,只记得玉赛因突然吻上来的眉眼。

  而他,没有推开。

 
  06.

  李谦怒吼着兔崽子你死在厕所了吗出来吃饭,阿里木江才顶着青黑的眼圈踢啦过来。

  他喜欢玉赛因,没人知道。

  也不是没人知道。

  李谦从他看到玉赛因就不安放的心看出了眉目,他找阿里木江谈过。

  但是,他否认了。

  李谦没再说话,只是吧嗒吧嗒的抽烟。

  他懂的。

  年少,把面子和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却忘记了自己的本心。

  07.

  “昨天走的?”

  李谦的问句和陈述句没什么两样,阿里木江知道他说的什么。于是说对。

  李谦点点头,知道了。

  玉赛因要走他们都知道,这不是什么遮掩着的秘密。玉赛因告诉过所有人,然后把一封信交给李谦。

  我走之后再给他。

  李谦吐槽这是什么破偶像剧套路,于是不耐烦甩手表示知道了。玉赛因冲他笑,然后跑开了。

  他一直温柔以待。

 
  08.

  打开的信纸放在阿里木江的桌上,一直就那么摆了一天。

  清秀又不失劲道的字体,他认得。

  阿里木江看过后就一直那么摆着,他没有任何反应。

 

  09.

  喜欢,我们懂什么。

  爱,我们又懂多少。


  10.

  阿里木江抓着自己前胸的衣服揉一团,他抑制着不出声,梗塞的声音,泪水沾湿了一枕头。

  信上就写了三句话,别的也没有了。

  「我知道。」

  「我等过。」

  「我爱你。」




————————————♡———————————

开心!为足球写的同人!
爱赛江每一天!!!写的不多不好,凑合看吧!

 

评论
热度(2)

© 于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