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于胜 无脑巴西女孩。我爱马儿。

【昊翔】磁场(一)

短篇

地铁卖唱昊x酒吧服务生翔



  地铁站很嘈杂,好像脑子里飞进了几十只蜜蜂,嗡嗡地闹着,让人心烦。但是孙翔还是凭着他敏锐的听力捕捉到了这一丝让人放松的声音。


  低沉的男声,混合着吉他的音阶,融在闷热的空气里,在这嘈杂的地铁站突兀的插入,但是孙翔却并不觉得难受。


  孙翔循着声音的发源,穿过紧密的人群,看到了唐昊。唐昊套了一件黑色的背心,外套是已经发黄的白衬衫,牛仔裤上有几个破洞,露出他小麦色的肌肤。他还有个包,鼓鼓的,不知到装了些什么,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用了很久。


  唐昊唱的是《礼物》,声音不高不低,很温润,洒在喧闹的发音中,断断续续可以听全吧。他唱的很投入,但孙翔还是看到了他手上缠的纱布,手指大概是被什么划破了,纱布很白,白地一眼可以看到渗出来的殷殷血丝。


  怪。孙翔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正巧,他的性子很急很急,但他现在居然可以停在这里听唐昊唱歌。但是这个人,为什么要在地铁站唱歌?孙翔真纳闷,然后他就看见了用来装吉他的包放在地上,里面放了一些钱,大多是5元或10元的钞票,没什么比较大的。孙翔抽了一张20元的,放在了地上的吉他包里。


  “谢谢。”


  嗯?孙翔被这句“谢谢”吓了一跳。唐昊声音很好听,孙翔的指尖像被什么电了一下,放下钱又马上缩了回来:“不,不用谢。”


  说完便逃似得离开了。


  孙翔每天都要从这儿转车,然后坐车到酒吧。现在他到地铁站,听唐昊唱一首歌再走似乎成了习惯,“每天都要买高价车票。”孙翔想,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反感这样。


  孙翔工作的酒吧叫《轮回》,听起来很文艺的样子,事实上也是这样,酒吧是周泽楷搞的,刚刚建起来就有很多的妹子到这来,根本忙不过来,后来招人了,也就好多了。


  不过这些孙翔都是听说的,他到《轮回》的时候,《轮回》已经招了很多人了,他到s市晚,找工作也晚。


  这酒吧好是好,但就是少个驻唱。只喝酒也是很闷。江波涛不是没找过驻唱,但是来应聘的都不是很理想。


  就这样开下去早晚要倒闭。孙翔擦着杯子想。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偏棕的发丝上。孙翔长得也好看,但是他脾气太差了,所以并没有周泽楷受欢迎。


  “叮铃。”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这里招驻唱吗?”


  孙翔一个激灵,这声音,他说熟不熟说生也不生。他每天路过地铁站听的就是这个声音唱歌!


  “是的,应聘吗?”江波涛放下手中的活走过去,“这边请。”


  唐昊无意打量着酒吧的陈设,目光扫到吧台死死盯着他的孙翔。


  “呲。”唐昊乐了,但还是被孙翔盯的有些不自然:“看什么。”


  江波涛把唐昊领到吧台边坐,“姓名?”


  “唐昊。”原来叫唐昊啊。


  “先唱唱,我们听一下。”


  于是唐昊把他的吉他拿出来。吉他很旧,江波涛眼神中闪出一丝迟疑,但又很快收住。看见又有人应聘,杜明吴启他们都围过来,等着他开嗓。


  唐昊开始唱了,还是《礼物》,孙翔是听他唱过无数遍的,但他还是没有腻过。好像稍不留神,歌声就化了,化在这微微带着酒味的氧气中。


  孙翔突然觉得唐昊的声音带磁场啊,把他吸住,想逃脱也不行。


  琴音落下,江波涛愣了一下:“好,好。这样吧,一个月3000,怎么样?”


  “可以。”唐昊垂下头去收琴。过长的刘海有些挡住他的眼睛,唐昊把头发向后理了理,把发带又向上收了收。


  “那今晚就来上班?八点整。”


  “好。”唐昊不多话,收好了他的琴,背上包又走出了店门。


  杜明戳戳孙翔:“哇,这么高冷,我怀疑他还会不会来上班哦。但这个人唱歌还是很好听哦,至少比前几个公鸭嗓的老大叔好多了吧。”


  “嗯嗯,嗯。”孙翔又忙着擦杯子。但过于急忙,杯子滑落,摔倒地上碎了。


  “咋搞的,翔翔你心不在焉啊。”杜明撇撇嘴,忙自己的去了。




歌声伴随着酒香一起杂在这醉人的空气中。唐昊是刚来,新老顾客都还不怎么认识,但是今天轮回的人气却绝不冷清,反之,还有些热络。


  在唐昊快下班的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叫起来:“哎?这不是百花的昊哥吗?怎么来......”


  唐昊云淡风轻的接了一句:“是要去y市的,先来s市看看,毕竟是魔都。”


  那个人似乎有些兴奋,唐昊的看字还没完全落下他就紧接着咬上:“昊哥去y市干什么啊?那为什么在s市打工?之前好像在地铁站看过你,不过我没敢认。”


  孙翔在吧台一直静静的听着,到这儿咯噔一下,仿佛小孩被人发现了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脸迅速烧了起来。


  “呼啸说把唐三打给我,”唐昊有意无意的在吉他的弦上划过,划出一串回旋在人心头的音响,“我到上海没钱了,先打工赚点钱,钱够了就去y市。唐三打可是好吉他,我为什么不去。”


  “这样啊——”那人好像得到了什么似得,发出一声满足的长音,“那昊哥你继续唱。”


  都被打断了还有什么心情唱歌啊。孙翔有些不爽的望着打断唐昊唱歌的人,但唐昊只是皱了一下眉,又马上舒展开来,继续演唱。


  孙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关注唐昊。


  明明是陌生人,从来没见过但他每天就是想唐昊,想的发狂,想他的声音,想他在地铁站靠着墙那隔绝一切的样子,还有他的那声“谢谢”。


  “......有的人就是这样,你们本来是陌生人,但是他就是有一种神奇的磁场,就这样,你就被吸住了,想要接近他......”


  孙翔听到这话吓了一跳,缓了好一会儿才知道是杜明在和吴启聊天。


    我还以为是天神下凡在回答我的问题呢。孙翔随便乱抹了一下吧台的木桌。目光扫到桌上的钟,十二点半了,酒吧该打烊了。


  唐昊似乎也是知道打烊的时间,扯下音响的电源,把琴很仔细的放进了包里。店里开始收拾残局,孙翔也接过一堆堆的玻璃杯开始清洗。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店里是真的没有几个人了,变的冷清起来。


  江波涛朝着唐昊走去,递给唐昊一个信封:”辛苦了,这是今天的钱。“


  ”谢谢。“唐昊接信封的时候很利落,没有过多的动作。


    孙翔收拾好了东西,走在街道上,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很寂静,他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


  ”孙翔。“


  唐昊背着吉他包,喊住了他。


  孙翔一下拘谨了起来:”啊啊,唐,唐昊。“


  唐昊又上前几步。他的眼睛很深邃,一直看着的话好像会让人掉到他的眸子里去,落在无尽的黑暗中,像窒息一样。


  ”你还记得我吗。“唐昊的声音是真的能打到人的心里,很有磁性,很舒服。


  ”当,当然记得啊。你之前,在地铁站......“孙翔有些慌,也有些懵,他不知道唐昊为什么突然问他这个。


  片刻的沉寂,过路的车飞驰过去,车灯打在唐昊的脸上,孙翔一时有些恍惚。


  ”老子找了你8年,你不认识我了?“







打滚求评论求评论 


  

评论(8)
热度(34)

© 于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