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于胜 无脑巴西女孩。我爱马儿。

【佩内】cold

※上自习的时候想出来的。一个没头没尾的模糊小故事。可能只有我会写这种奇怪的东西。


  巴黎的冬天很冷,街上的人都裹得很严实,缩着脖子匆忙的行步。

  “真是鬼天气。”姆巴佩低声骂了一句,试图把巴黎圣日耳曼冬季训练服外套向上拉一些,但他发现这样是徒劳时,他只好把头顶白色的绒线帽再扯扯,同时嘴里冒出了一串不太文明的发音。

  他抬脚又走了几步,身体几乎是僵直的。厚厚的冬衣使他行动不便到像是寸步难行。他实在很想立马脱下这该死的外套,恢复他姆巴佩超凡的速度。不过这寒风打消了他这个愚蠢的念头。再加之,冬天一开始就过度的剧烈运动对身体的负荷太大,这点常识他会不懂?基本的理智姆巴佩还是有的。但这样实在是太痛苦了——姆巴佩咬着下唇,挣扎了一会儿后把脸从温暖的衣领里抽出来,热量散去的奇妙感觉立刻让这个19岁的法国男人体验了一下。法国的男人不能惧怕这点寒冷。他这样想着,在训练场上放慢速度热身。

  “嘿,Kylian!”

  内马尔挥着手热情十足冲他跑来,而声音明显还是闷着一层衣物。姆巴佩看着他年长的前辈像只兔子似的蹦过来,一张脸捂的严严实实,只有那双好看的绿眼睛露在外面。

  “不适应吗。”等内马尔神气十足的到了他身边,26岁的哥哥完全不愿意把窝在黑色围巾里的脸扒拉出来。姆巴佩想着内马尔是巴西人,一年四季处处表现着那个国家的桑巴热情。巴黎太冷了,内马尔不适应是合情合理。

  内马尔耸肩算是回答。

  哦不,他给忘了。巴塞罗那的冬季好像也没温暖到哪里去,不过和巴黎比起来……姆巴佩有点懊恼。他和内马尔并排跑着。看着对方头顶的卷发随着跑动上下起伏。他觉得他应该找点话题。

“Ney,Ney.”姆巴佩把身体向内马尔那边倾斜了一些,“你今天有空吗?”

  “嗯?”内马尔侧头,理解了一下姆巴佩话中的意思后笑的像只狡黠的狐狸:“怎么了我的小男孩,你想约我?”

  姆巴佩颇为郑重的点了点头。小前辈哼哼笑着了然于胸般发出“哦——”的声音。姆巴佩正想再问,内马尔却伸手把他嘴用衣领扯上了。

  “一会儿吸冷气了。”他看见他好看的哥哥把脸更加埋入柔软的围巾,训练场也多多少少来了人。



  他不想只止步于“朋友”“队友”一类的标签,更不想处于“弟弟”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和内马尔的关系,他还想再进一步。


  十点三十分。姆巴佩正了两下衣领,手机滑入衣兜里布料发出刮住的摩擦声。紧张使他现在超热……这或许是冬天新的御寒方式。他骂自己不争气,不过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约会而已。他踱了几步,周围行走的情侣投来了友好的理解目光。

  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姆巴佩有点担心。内马尔体格实在不算魁梧,175的身高在法国男人面前就像只乱抓的小猫。他天生的招摇,说不定就会……姆巴佩越想越是焦灼,简直已经看到了瘦小的前辈被一群壮汉给围着用他小小的身体和流氓硬碰硬了。

  “Kylian,喂喂,Kylian!”姆巴佩察觉有人拍他的肩,差点没猛的跳起来。内马尔见状没崩住一下笑出声来,姆巴佩有点尴尬。他也和着内马尔干笑了几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瞟着快笑昏过去的哥哥:“也给我留点面子啊。”

  “好好。”内马尔扶正帽子。坏笑着望向面前的纯情小处男:“我们去哪?你家还是我家?”

  “哦,有家甜点很不错。”

  街上挽着手的亲密情侣非常多,法国巴黎,浪漫之都。热恋的男男女女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这是属于法国的独特风情。对着当街牵手接吻的情侣,姆巴佩或多或少有点羡慕。他偷偷地去瞄身边的内马尔,却发现对方正在用再坦然不过的目光盯着他。

  他咳几声,想找个话题。手臂上却突然有了柔软的触感。他看到他的小前辈如他国家一般永远洋溢着热情的绿眼睛被睫毛含成细长的弯,闪烁的像洒进了一小簇萤绿的极光。

  “你这样,明天的头条就是巴黎街头内马尔姆巴佩挽手约会。”他的心快跳出胸膛了。

  “无所谓。”

 
 
  巴黎的冬天很冷,街上的人都两两三三的走在一起。他们悠闲的散着步,路灯投下一片温暖的光,照明了前面的路。

  “真是个鬼天气。”姆巴佩轻声说。







   没头没尾小故事啊…。

  谢谢你的观看。

评论(8)
热度(68)

© 于胜。 | Powered by LOFTER